基建投资增速出现回升 专项债提前发行有助四季度基建投资反弹

基建项目近期批复呈现加快迹象。就在9月29日,记者从国家发改委网站获悉,国家发改委近日批复了《关于长江上游朝天门至涪陵河段航道整治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批复》,该项目总投资估算1...

基建项目近期批复呈现加快迹象。就在9月29日,记者从国家发改委网站获悉,国家发改委近日批复了《关于长江上游朝天门至涪陵河段航道整治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批复》,该项目总投资估算13.078亿元。不久前,国家发改委还批复了《关于新建重庆至昆明高速铁路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批复》,此项目总投资约1416.2亿元,其中工程投资1339.1亿元,动车组购置费77.1亿元。

基建领域拟建项目数量保持增长,为2019年基建投资稳健增长提供坚实的项目储备基础。在这个背景下,基建投资增速也出现回升: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1至8月份,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4.2%,增速比1至7月份加快0.4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基建项目资金再获政策支持。9月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精准施策加大力度做好“六稳”工作;确定加快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使用的措施,带动有效投资支持补短板扩内需。

就此,受访经济学家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2019年专项债发行节奏明显加速,同时政策强调落实有效投资、专项债资金主要流向基建领域,成为投资加快的重要原因。今年四季度国家有望提前下达明年专项债部分新增额度,这有助于进一步拉动基建投资增速,预计四季度基建投资有望实现中高个位数增长。

前8个月基建投资增速回升

“这首先是因为,企业中长期贷款改善,可能流向基建的规模较高,尤其是在限制地产后我国逆周期政策力度明显加大,推动基建投资增速回升;其次,2018年8月基建投资增速为全年最低,低基数助推2019年1~8月基建投资增速回升。再次,2019年整个专项债发行前置,发行节奏明显加速,同时整体融资环境持续改善;此外,中美贸易摩擦升级,政策强调落实有效投资、专项债资金主要流向基建领域,成为投资加快的重要原因。”对于前8个月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回升的原因,新时代证券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日前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说。

今年专项债发行节奏加速从数据可见:财政部近期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末,全国地方累计发行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券20057.47亿元,占2019年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务限额的93.29%。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答记者问时也表示,总的来看,基础设施投资保持较快增长有不少有利条件,国家进一步加大对基础设施投资的支持力度。从前期情况来看,基础设施投资增长并不高,主要是由于今年大规模减税降费举措,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受到一定影响,影响了基础设施投资能力。面对这种情况,中央政府加大了支持力度,进一步增加专项债的发行,提前下达明年专项债部分新增额度,这样有利于支撑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

具体来看,在基础设施投资中,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业投资增长42.2%,增速比1至7月份和上年同期分别加快1.2和7.3个百分点;道路运输业投资增长7.7%,增速比1至7月份加快0.8个百分点;尤其是1至8月份,社会领域投资同比增长13.8%,增速比上年同期加快1.7个百分点,高于全部投资8.3个百分点。

对此,潘向东向记者分析说,从拉动基建投资增速的结构上来看,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一方面基建投资的基数较低,因此显示增速较快,另一方面,说明地方政府正在积极转变经济发展理念,增加了正态和环保的基础设施支出力度;同时,基建投资中交通运输支出铁路投资绝对数量有所放缓,后续随着发改委新审批建设一批重大中西部地区铁路项目,其中包括重庆至昆明高铁总投资达到1416亿元,未来交通运输建设项目将保持较快增长,成为四季度拉动基建投资的主力。

“社会投资领域的高增长体现了2019年在大规模减税降费背景下,企业投资的积极性提高,尤其是教育、科技与社保就业投资增速较快,未来随着就业压力增加,同时做好 “三保”工作底线,这一支出将会持续增加。”对于社会领域投资增长的较快现象,潘向东分析说。

潘向东认为,整体来看,四季度国家有望提前下达明年专项债部分新增额度,这将对基建投资增速进一步拉动。

专项债提前发行有助四季度基建投资反弹

为加快发行使用地方政府专项债券,9月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根据地方重大项目建设需要,按规定提前下达明年专项债部分新增额度,确保明年初即可使用见效,并扩大使用范围,重点用于铁路、轨道交通、城市停车场等交通基础设施……专项债资金不得用于土地储备和房地产相关领域、置换债务以及可完全商业化运作的产业项目。同时,会议还指出:“以省为单位,专项债资金用于项目资本金的规模占该省份专项债规模的比例可为20%左右。”

在受访人士看来,此类新措施有助提高专项债券资金的使用效益,也有助四季度基建投资的反弹,从而也有助于稳经济。

“专项债提前发行将成为四季度稳基建的关键。”潘向东对记者说,2019年上半年专项债的发行多以土储和棚改为主,但是9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了专项债提前下达额度中“不得用于土地储备和房地产相关领域”,也就意味着未来专项债发行将向基建倾斜。按照人大常委会审批,2020年专项债在两会之前60%可以提前下达,那么四季度按照30%的比例发行,将有6450亿元专项债提前下达。

瑞银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发给记者的分析中预计,在全国人大正式批准2020年的新增限额前,地方政府可能会在2019年四季度使用提前下达的部分新增额度发行4000亿~6000亿元的专项债券,在2020年1月-3月初再发行5000亿~7000亿元。她同时还预计:“2020年地方政府专项债务限额的提升幅度会更大,可能从2019年的2.15万亿元提高至3万亿元左右。”而2019年专项债务新增限额从去年的1.35万亿元提高至2.15万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潘向东还指出,专项债发行后,并非立刻可以起作用,中间还需要时间待地方政府拨付到具体项目上,因此,提前下达的6450亿元专项债将有70%下达到具体项目上,即四季度将有4500亿元专项债可以落到具体项目上,由于国务院常务会议拓宽了专项债作为资本金项目的范围:铁路、轨道交通、城市停车场等交通基础设施,城乡电网、天然气管网和储气设施等能源项目,农林水利,城镇污水垃圾处理等生态环保项目,职业教育和托幼、医疗、养老等民生服务,冷链物流设施,水电气热等市政和产业园区基础设施;也就意味着专项债并非全部投入基础设施建设。

“假如专项债40%用于基建,并且用于项目资本金的杠杆效应能达到四五倍的话,那么对基建的拉动作用将达到4%;假如专项债只有20%用于基建,即使用于项目资本金的杠杆效应能达到四五倍,那么对基建的拉动作用只有1.9%。”潘向东说。

潘向东还表示,专项债下达之后,一方面要看资金拨付到具体项目的进度,另一方面还需关注专项债对基建的投入比例,乐观估计专项债提前下达对基建的拉动作用将达到4%;保守估计也将达到2%左右。

因而在潘向东看来,四季度稳经济除了基建投资,消费也是比较大的亮点,尤其是剔除汽车消费后,社零(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比较稳健,是稳经济的关键。

官方数据显示,除汽车以外的消费品零售额增速加快。扣除汽车类商品,8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9.3%,比7月份同口径增速加快0.5个百分点。而从累计增速来看,1-8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2%,增速与1-7月份基本持平,市场销售总体平稳。

再者,从今年“十一”黄金周来看,旅游消费与餐饮数据也比较亮眼。数据显示,七天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7.82亿人次,同比增长7.81%;实现国内旅游收入6497.1亿元,同比增长8.47%。强劲亮眼的,展示了我国强大的内生动力,消费成为经济增长主引擎。同时,据商务部监测,10月1日至7日,全国零售和餐饮企业实现销售额1.52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8.5%。

汪涛也表示,政府计划于年内提前下达2020年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的部分新增额度,并要求提高其资金运用的效率。再加上地方平台的融资限制也可能会小幅放松,预计今年四季度基建投资有望实现中高个位数增长,明年增长或至10%左右。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互联网,来源:网友投稿,本站只做展示,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或附和文章观点,内容如有不当,请通过客服热线通知我们删除。
原创投稿:全网诚征高质量原创稿件,投稿邮箱:1480800903@qq.com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