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润榜上的电池风云:传统车企再造“宁德时代”

近日,胡润研究院发布了2019年胡润百富榜,共有1819位企业家财富超过20亿,入围百富榜。在新能源汽车行业,曾创下24天火速IPO过会纪录的动力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再次将7位股...

近日,胡润研究院发布了2019年胡润百富榜,共有1819位企业家财富超过20亿,入围百富榜。在新能源汽车行业,曾创下24天火速IPO过会纪录的动力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再次将7位股东送上百富榜。其中,董事长曾毓群位列第57位,尽管排名下滑4位,但其财富值却上涨13%,升至450亿元,另外7位股东财富普遍上涨12%-14%,排名均有不同程度的上升。(截止日期为2019年8月15日)

站在新能源的风口上,这家成立于2011年、来自福建宁德的动力电池制造商一跃而起,创下了行业瞩目的扩张速度与令人艳羡的财富神话。然而在这辉煌成就背后,却也暗藏着危机,这一点供应链下游的传统车企洞悉到了,竞争对手预见到了,宁德时代自己也意识到了。

宁德时代的崛起——产业链价值重心的转移

2019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行业迎来“井喷式”发展,新能源乘用车产销量分别为56.2万辆和56.3万辆,同比增长58.4%和58.7%,占上半年汽车总产销量的比例分别为4.63%和4.57%。

新能源汽车方兴未艾,其对整个汽车行业的影响也逐渐显露出来,其中最为深远的影响就是新能源汽车使产业链上下游的价值重心发生了转移。德国总理默克尔曾表示,动力电池生产是电动汽车增值链的重要部分。如果缺乏本土电池产业,在未来汽车工业的增值链上所占份额将会很小。

作为新能源汽车的上游零部件企业,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营收202.64亿元,同比增长116.5%,净利润为21.02亿元,同比增长130.79%。值得注意的是,宁德时代今年上半年的毛利率达到了30%,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北汽蓝谷上半年毛利率仅为9.5%,比亚迪毛利率为17.1%,特斯拉及蔚来等新势力大多处于亏损状态,更是无从谈及毛利。

显而易见的是,新能源汽车让整条产业链重新洗牌,价值重心也向上游动力电池供应商发生了迁移。传统汽车时代,一辆汽车的价值重心在发动机、变速箱和底盘,庞大如丰田汽车坐拥丰田自动织机、日本电装和爱信精机三大零部件公司,从源头上确保了零部件稳定、可靠的供应。大众、通用等跨国车企同样将发动机和变速箱技术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

但随着新能源时代的到来,这些传统车企赖以生存的核心技术却失效了,因为新能源汽车的核心技术不在发动机、变速箱和底盘,而在电池、电机和电控技术,这些领域对于有着丰富造车经验的传统车企来说同样是陌生的,再加上《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对于自主电池厂商的政策性保护,使得自主品牌与合资品牌在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时,大多选择与自主电池厂商合作,而身为自主电池厂商的龙头企业,宁德时代成为了最佳选择。

就这样,宁德时代拿到了宝马、戴姆勒、大众、通用的订单,与一汽、北汽、广汽、东风、上汽、长安六大国有车企合资建厂,与蔚来、爱驰、拜腾、电咖、威马等新势力开展合作。

就这样,宁德时代崛起了!

暗藏的危机——竞争对手与整车企业的围剿

站在新能源的风口上,宁德时代创造了行业瞩目扩张速度与令人艳羡的财富神话。与此同时,两股暗流却正在剧烈地涌动着,企图从这只“独角兽”口中分一杯羹。

第一股暗流来自动力电池“亚军”企业比亚迪的挑战。比亚迪是一家横跨汽车、电池、IT、半导体等多个领域的企业集团,在2018年以前,比亚迪动力电池并不对外供应,这使得它在2017年被圈地式扩张的宁德时代超越。

进入2018年,比亚迪积极调整经营战略,宣布对外开放电池供应,积极寻求与其他汽车厂商进行合作。2018年7月,比亚迪与长安汽车在深圳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拟成立动力电池合资公司,聚焦动力电池生产、销售等业务板块,产能按照10GWh规划,分阶段实施。9月,比亚迪又在西安签约动力电池项目,该项目年产能为30GWh,计划总投资120亿元,建成后将成动力电池业中又一“超级锂电池工厂”。

2019年7月,比亚迪与丰田汽车达成合作,共同开发面向中国市场的电动车型。9月,有外媒报道称,比亚迪正在与奥迪展开电池供应磋商根据双方的计划,若双方最终达成一致,比亚迪的动力电池将装载至由奥迪和保时捷联合打造的电动汽车制造平台PPE平台,并将在2021年左右上市。此外,双方还在寻求建立合资企业、收购比亚迪电池事业部股份等更进一步的合作。

显而易见的是,被宁德时代夺去“冠军”宝座的比亚迪正在奋起直追,并且使用了与宁德时代类似的圈地式大体量合作战略,这无疑加重了宁德时代的竞争压力。

第二股暗流来自传统车企与外资电池厂商的围剿。2019年6月,工信部发布公告,电池“白名单”正式废止。同月,《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2019年版)》发布,明确表示鼓励新能源汽车关键零部件外商来华投资,电池电机电控方面均有涉及。在这一退一进的政策推动下,垂涎中国市场已久国际动力电池巨头势必会全面进攻中国市场。

在失去政策的庇护后,宁德时代能顶得住国际动力电池厂商的冲击吗?单从目前公布的技术上来看,答案似乎是否定的。一份关于全球动力电池的研究报告显示,在能量密度上,松下的21700电池单体密度可达340wh/kg,宁德时代目前为300wh/kg。在成本上,松下电池成本为111美元/kWh,LG化学的成本为148美元/kWh,三星SDI和宁德时代的成本均超过150美元/kWh,经济性上明显处于劣势。

此外,从2016到2018年,宁德时代的毛利率就开始以43.7%、36.29%、32.79%的态势持续下滑,到今年上半年,其毛利率跌至30%。这还是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市场环境下运行的结果,很难想象国际电池厂商涌入后又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想要从宁德时代口中分一杯羹的不只是同行竞争对手们,还有位于供应链下游的整车企业们,在意识到动力电池对于新能源汽车至关重要的作用后,大众集团终于下定了决心。2019年5月13日,大众汽车集团监事会做出决定,将斥资10亿欧元,在下萨克森州的Salzgitter自建动力电池工厂。对于这个决策,大众汽车集团CEO赫伯特·迪斯表示,这对于大众汽车集团的未来,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决策。大众汽车集团同时对外透露,他们还将会继续在欧洲建设动力电池工厂,以确保他们押上了身家性命的“电动化攻势”能够得以顺利实施。

自主厂商长城汽车的脚步要更快一些,长城汽车于2018年2月出资成立蜂巢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并于当年10月将蜂巢能源独立出去。长城官方表示,将蜂巢能源独立出来的主要目的在于节约资本支出、集中资源发展核心主业、提升盈利能力,同时为实现蜂巢能源的市场化运营,提高其产品竞争力。

2019年7月,蜂巢能源发布战略规划及全新产品。在发布会上,蜂巢能源展示了叠片工艺、四元电池、无钴电池等一系列动力电池领域的“黑科技”。另外,有媒体报道称蜂巢能源工厂将于今年下半年正式完工。显然,这家脱胎于长城汽车动力电池事业部的零部件企业,已经做好了打破国内寡头局面、参与全球竞争的所有准备。

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中国新能源市场正式进入由政策驱动到市场驱动的转型期,新能源汽车企业以及动力电池制造商同样正在经历这样一个“痛苦”的过程。当政策的庇佑退去后,当国际动力电池巨头涌入后,当新能源市场增速趋缓后,宁德时代是否依然能够交出满意的答卷。这一点,有待商榷。

本文来自:第 一电 动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互联网,来源:网友投稿,本站只做展示,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或附和文章观点,内容如有不当,请通过客服热线通知我们删除。
原创投稿:全网诚征高质量原创稿件,投稿邮箱:1480800903@qq.com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