偿还债务逾期 拜腾造车再添变数

造车新势力拜腾汽车的生产落地再添变数。日前,有投资者提问一汽夏利董秘,拜腾所欠债务是否全部到账。10月9日,拜腾回应称,公司正与南京知行(拜腾母公司)保持联系,并督促该公司尽快...

造车新势力拜腾汽车的生产落地再添变数。

日前,有投资者提问一汽夏利董秘,拜腾所欠债务是否全部到账。10月9日,拜腾回应称,公司正与南京知行(拜腾母公司)保持联系,并督促该公司尽快代华利公司归还相关款项。

一汽夏利董秘回答投资者提问,称拜腾母公司南京知行并未还清款项

拜腾汽车成立于2017年,由“宝马i8之父”毕福康博士和原英菲尼迪中国总经理戴雷博士联合创立,以南京作为公司总部,并在当地建造汽车生产工厂,总投资110.7亿元人民币。

同年8月,拜腾宣布获得总计3亿美元的Pre-A轮和A轮融资。不过,尽管先期推出了数款概念车,但和所有造车新势力一样,拜腾同样面临着生产资质的难题。

另一方面,一汽集团旗下的天津一汽夏利近年来销量每况愈下,亏损不止,负债累累,同样需要引入“接盘者”止损。

2018年6月,拜腾获得了由一汽集团领投的5亿美元B轮融资,从而与一汽建立了密切的联系。

2018年9月,一汽夏利发布公告,以1元的象征性价格,将旗下全资子公司一汽华利100%的股权转让给拜腾汽车的母公司——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这家造车新势力也由此获得了汽车生产准入资质。

一汽夏利转让一汽华利股权公告

不过,拜腾在接手一汽华利的同时,还将华利旗下8.5亿元的债务和职工薪酬一并收入。同时,根据转让条件,接手人必须在工商登记变更后5个工作日内偿还约定欠款10%,并不晚于2019年9月30日前偿还剩余约定欠款。

然而在此之后,拜腾的融资、建厂、生产等计划都不顺利。2019年,前CEO毕福康不辞而别,在4月的上海车展上公开跳槽其他车企。另一位创始人戴雷只得带领剩余团队艰难前行,首款量产车型的上市时间也是一拖再拖。

毕福康不辞而别,引发拜腾人事动荡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6月一汽夏利曾发布公告称,南京知行并未如约支付所欠的债款。一汽夏利于2018年10月补充协议签署后,收到南京知行支付的股权转让款人民币1元,及剩余债务的10%人民币8000万元;于2019年1月,收到南京知行支付的剩余债务的30%人民币24000万元;于2019年5月,收到南京知行支付的1000万元。

今年6月,一汽夏利公告称,拜腾仅偿还一汽华利40%的债务

换言之,截至今年上半年,拜腾方面仅偿还了一汽华利全部债务的40%。

如今,根据一汽夏利董秘的说法,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拜腾仍未将剩余债务全部偿还。

另一方面,持续“自救”的一汽夏利于9月底与另一家新势力博郡汽车成立合资公司天津博郡。一汽夏利方面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及负债作价5.05亿元出资,在合资公司的持股比例为19.9%。

对于偿还一汽华利债务逾期,拜腾方面则回应称,公司正与一汽夏利方面进行积极的沟通,并作了妥善安排。

拜腾CEO戴雷宣称,拜腾计划在最新的C轮融资中收获5亿美元,其中一汽集团依然是领投方。就在不久前的9月25日,拜腾与韩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明信集团旗下Myoung Shin Co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销售、生产、供应链和投资等多个领域展开合作。这项协议也是拜腾C轮融资的一部分。

此前在9月中旬举行的法兰克福车展上,拜腾作为三家参展的中国整车企业之一,发布了首款量产车型M-Byte,并宣布新车将于2020年中期量产上市。

拜腾首款量产车型M-Byte

不过,拜腾新车能否按时上市交付,仍取决于其是否能顺利解决此次债务风波。而与此几乎同一时期,拜腾原来的创始人毕福康已经来到法拉第未来,替贾跃亭完成其未能实现的造车梦想去了。

本文来自:第 一电 动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互联网,来源:网友投稿,本站只做展示,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或附和文章观点,内容如有不当,请通过客服热线通知我们删除。
原创投稿:全网诚征高质量原创稿件,投稿邮箱:1480800903@qq.com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