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AW大罢工:通用的软肋和宿敌

2019年9月16日,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与通用公司为期四年的劳资协议已经到期。然而,双方就薪资、保险等方面的谈判并未达成一致。几乎是一分钟也没有耽搁,在16日零点,近...

2019年9月16日,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与通用公司为期四年的劳资协议已经到期。然而,双方就薪资、保险等方面的谈判并未达成一致。几乎是一分钟也没有耽搁,在16日零点,近五万通用汽车工人开启了十年来美国境内最大规模的一次罢工。工人们关掉机器,走出工厂,以“通用是时候表达感谢了”为标语,进行示威游行。

作为美国三大汽车制造商、世界最大的汽车公司,通用在十二年前就曾受到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的“狙击”,当时为期两天的大罢工给通用造成了每天超过三亿美元的损失。在上次罢工之后,尽管通用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使得工人重新回到工位,还在四年前与UAW签订了为期四年的劳资协议,但这次罢工还是不期而至。

由于全球汽车行业正处于百年来的产业转型关口,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公司,通用由于此次的罢工事件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这一点在资本市场上表现极为明显。

上图显示出通用汽车在本周内的股价波动:由于罢工事件的影响,通用汽车股价在16日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随后虽然出现了短暂的回暖,但整体上仍处于下降的态势。这表明了资本市场对于通用汽车长远发展的悲观态度。这对通用来说绝不是一个好消息。由于股价的下跌,势必会延缓通用产业升级的步伐。

在自动化、智能化、新能源成为行业转型目标的当下,资本市场的悲观预期会直接导致通用创造力的下降,而创造力的下降又会给通用带来一系列的难题。可以说,罢工给通用带来了不仅仅是直接的账目上的损失,更会造成创造力的流失。UAW正在成为通用的软肋。

在通用与UAW四年前达成的劳资协议中,通用表示将会为员工中的UAW会员支付每人8000美元的签字奖金,以及为UAW成员员工加薪3%,这也是后者在过去十年中的首次加薪。与UAW和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之间的劳资协议相比,UAW与通用汽车达成的协议要宽松得多。

但工会表示,通用汽车目前的利润已经恢复到08年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仅去年一年就达到80亿美元,工人们希望从中获得更大的收益。因此,工人们以“通用是时候表达感谢了”为标语,发起了这场波及分布在9个州31家通用汽车工厂和21个配送仓库的大罢工。

面对这样的局面,通用难掩自己的委屈,在的一份声明中,通用称:公司已经给出了巨大让利,将提升工人工资、福利待遇以及创造更多的美国本土工作岗位。UAW领导层选择周一凌晨开始罢工的决定令人失望。

回归双方谈判的重点,对于薪资和保险等方面,通用希望缩小与外国制造商所运营工厂之间的劳动成本差距。汽车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通用汽车每小时为工人提供的工资和福利支付为63美元,而外资工厂只支付50美元。通用最自然希望缩减这每小时相差13美元的固定成本。

另外,在保险方面,通用的工人们拥有很好的健康保险计划,他们仅需为此支付约4%的费用。而根据凯撒家庭基金会的数据,全美大公司员工平均需要自己支付这一费用的34%。因此,通用也希望削减这方面的成本。

但对于UAW而言,薪资和保险是不能舍弃的重点,通用希望在这方面下大功夫的想法,在UAW的强硬态度面前,可能性不大。

除此之外,工作岗位的减少也是工会抗议的重点。2018年11月,通用在北美大幅裁员约14700人,并计划一举关闭美国本土及加拿大的5家工厂。据美国媒体报道,通用汽车于2018年11月宣布计划关闭底特律和罗德斯敦的装配厂以及密歇根州巴尔的摩和涡轮的输电厂可能是此次罢工事件的导火索。

在16日工人开启罢工之后,通用汽车发布消息称双方的谈判在同日上午已经恢复。也就是说截止目前,罢工与谈判正在同时进行。为了安抚工人,通用在与UAW的谈判中承诺了一系列条件,包括更高的薪资和合理的利润分享,增加就业机会,还承诺为计划关闭的四家工厂中的两家提供解决方案。除此之外,通用承诺将在未来几年投资70亿美元,以保留5400个工作岗位。

但是因受罢工事件的影响,通用汽车加拿大分公司于昨日表示,拟计划在加拿大暂时裁员1300人。这一举动势必引起代表美国和加拿大工人的UAW不满,因此,双方的谈判可能会更加胶着。

UAW全称(United Automobile Workers),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是代表美国和加拿大工人的一家美国工会,是美国最大的工人协会。全美汽车工人联合工会作为美国劳工联合会(Congress of Industrial Organization)的一部分成立于1935年,并在1936至1950年代迅速发展。在Walter Reuther(任1946-1970工会主席)的带领下,UAW在民主党的自由派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参与了包括民权和反共产主义运动。UAW因其为汽车工人带来的高工资和退休金而众所周知。、

不可否认的是,工会的存在在一定时间内对美国的制造业(尤其是战后美国)的快速发展有着重要的作用。而它所关注的工人问题也为工人们带来了实际上的利益。普惠性的方针和口号给当时的美国工人带来了希望,使工人、工会和公司之间达成一种微妙的制约关系,并在这种关系中和谐共生。这是我们不能忽视的工会制度的积极面。

然而,进入全球化时代的工会却无可避免地暴露出自己的弊端。

根据美国劳工局调查的数据绘制出的上图,在70年代以后,工会会员占比基本处于下滑趋势。而2018年最新的工会会员比重仅为10.5%。因此,工会在70年代后的美国基本呈衰败态势。而处于这之中的UAW自然也无法改变颓势,它自身的发展也面临着诸多问题。由于UAW不能使那些外国汽车制造商的工厂工人加入工会,导致工会会员数逐步下滑。而随着自动化制造的增加,劳动力的下降,制造业的运动以及全球化的趋势发展,会员数更是不断下降。

在诸多问题之中,腐败是无法忽视的一个。根据Center for Union Facts的统计,大型工会的领导人年薪堪比总统,可谓工人贵族。

作为UAW第五区的负责人、工会执行董事会的成员之一的万斯·皮尔森已因挪用公会资金和其他违法行为被联邦政府逮捕。而作为现任主席的盖瑞·琼斯和前任主席丹尼斯·威廉姆斯亦受到相关指控。正在进行的联邦调查也使这次谈判蒙上一层阴霾。

虽然,工会与FCA和福特的劳资协议也已到期,但在上周五,UAW与FCA和福特签署了不定期的延期协议,将精力集中于与通用的谈判中。而签署了延期协议的FCA与福特同样不好受,虽然罢工暂时并未波及两家公司,但是UAW与通用达成的协议将成为与这两家公司谈判的模板。

近日播出的纪录片《美国工厂》使得福耀玻璃的曹德旺再次站上风口浪尖。在纪录片中,曹德旺表示:我们曾经研判过美国的工会。美国的两个党派,共和党由工商业企业家、职业经理人、学校教职员工、银行及非银行金融机构白领组成,民主党的主要选票源于工会、工厂,民主党公开宣示代表劳工利益。本来作为厂商,通过企业盈利作为后续发展的资本积累,通过培训工人实现因企业发展扩大所需的干部队伍。但因为两党政见不同,劳资诉求不同。工会为求自保,也提出要培养自己的骨干,这就导致了对以国家为单位来说必不可少的竞争力(劳动力)的丧失。如今美国企业劳资双方的矛盾实质是政党之间主张的矛盾,这对一个国家制造业发展的损害不亚于汇率扭曲。

在央视专访曹德旺的《对话》栏目中,曹德旺直言:“通用就是死在工会手上的”。一语成谶,在节目播出后的第二天,工会宣布正式罢工。

在UAW蒙上腐败阴霾,公众形象受损的现在,它只能选择以工人罢工倒逼通用与其达成和解的方式向前进,但是美国工会制度的倒退却是难以挽回的颓势了。

通用罢工这件引起世界关注的大事自然也让特朗普这位话痨总统挂在心上。早在今年的3月18日,特朗普就在推特中写道:“通用汽车和UAW将于9月/10月开始谈判。为什么要等呢,现在就开始吧!我希望工作机会能留在美国。”

而在工会领导人呼吁举行罢工后,特朗普又发表推文:“通运汽车和UAW又来了,聚在一起,达成和解!”

针对特朗普的发言,工会内部有着不同的看法。

早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特朗普就曾表示支持政府帮助汽车行业。但在2015年的一次竞选活动中,特朗普却表示支持让汽车行业自动破产。

因此,工会内部有人反感特朗普的参与。他们表示工会与三大公司之间的协议应该由自己进行谈判。但也有人欢迎特朗普的参与,认为特朗普的参与会使他们更快地找到解决方案。

作为历史悠久的美国工会制度本身就具有浓厚的政治色彩,工会在美国各州的发展也极不均衡。简单地来说就是民主党喜欢工会,而共和党不喜欢。因此身为共和党人的特朗普在此事件上的发言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方面是担心长久的罢工事件会影响到美国的经济政治,另一方面则是为后面的大选为自己赚取选票。

虽然通用承诺会投入70亿美元来保证5400个工作岗位,但是也有消息指出这其中大部分的支出会投用于新型的电动汽车和更先进电池系统中去。而根据通用对未来的战略布局,智能驾驶和新能源必将成为其发力的重点。在这个前提下,传统工人恐怕难以接受通用所谓的工位保证。

从另一边来看,如果形容通用为热锅上的蚂蚁的话,FCA与福特也同样坐立难安。工会制度的存在使他们与工会之间有难以割裂的牵制,即使此次事件能顺利解决,往后对于三大公司和工会来说,还是有着难以避免的摩擦。

在出行财经看来,通用与UAW达成和解是必然的结果。但是如何走向和解以及双方如何达成新的劳资协议仍是我们要关注的重点。

如果工会仍然以普惠性的福利政策作为谈判的重点,那么长远地看,必定会造成两败俱伤的局面。现在已经不再是战后的那个繁荣时代,大家共同面临着经济的寒冬。一味地要求普惠性福利政策的实施和强化,只会使得公司固定成本的增加,在这个前提下,为了削减成本,倘若公司做出向国外转移的动作,那么特朗普“把工作机会留在美国”的希望就将落空。而工会也将面临更猛烈的批评。

在我们看来,工会应当敦促通用制定更为灵活的薪资办法,比如出台一系列的激励政策,鼓励普通工人的生产,激发其主观能动性。此外,对于传统制造的工人进行新技术的培训,一方面可以减少成本的投入,另一方面也能保留更多的工作机会。

作为公司和工会,前者希望通过一系列手段来削减自己的固定成本,增加营收,后者则希望增加工人的福利待遇,这一对看似难以调和的矛盾体实际上却是难以割裂的共生关系。如何让工会不再成为公司的软肋,而成为其铠甲,是美国三大汽车公司必须思考的问题。

本文来自:第 一电 动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互联网,来源:网友投稿,本站只做展示,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或附和文章观点,内容如有不当,请通过客服热线通知我们删除。
原创投稿:全网诚征高质量原创稿件,投稿邮箱:1480800903@qq.com

猜您喜欢